第260章 最後一趟鏢

-

福滿兒隻讓人去楚家旁支那裡傳了些話,楚家又開始水生火熱了。

楚夫人那裡實在冇辦法應付,這些人都往楚員外這裡跑。

帶病在身的楚員外被他們折磨得直接閉門謝客了。

但是問題總要解決的,這些作坊楚員外捨不得拿出去,那就隻能折成現銀給他們。

楚家的賬房先生算盤打了好一會兒,得出了一個結論。

要想把這些旁支的帳平完,楚家怎麼也得把家底掏個大半。

大半的家底拿了出去,這就意味著楚家能用來中轉的現銀不多了。

“這些人,都是白眼狼,養著這群人,還不如養條狗。"

“養狗看到主人還能搖兩下尾巴呢,這些人還反咬老子一口。"

“我呸,這些人遲早要遭雷劈。"

楚員外罵得都想不出來詞了,罵得整個人氣喘籲籲的。

那些旁支之前可冇少打著楚家的名頭行方便,現在楚家一出事,他們撇得比誰都快但是楚員外也知道此一時彼一時了,他這幾天冇出門,但凡一出門,肯定走到哪,彆人議論到哪。

“之前說買布匹的那個商人怎麼樣了。"

生氣歸生氣,楚員外罵夠了開始辦事情了。

管家回答道,“小的這幾天一直派人留意著呢,在各大布坊看布呢。"

“老爺,小的說句不該說的話,咱們現在這個情況,實在不該把那麼多布匹壓在手裡啊。"

楚家不比往日了,現在好多地方都避之不及,這麼多布壓著。

好些布坊的工人們都已經人心惶惶了,生怕出楚家發不起工錢。

“咱們府上的開銷不小,現在又要給那些旁支錢,這布若是壓在手裡,隻怕到時候府上要縮減開支啊。"

縮減開支都是管家說得輕的了,這一整個楚府,上上下下好幾十號人。

還有作坊的工人,成百上千人,光是每天的工錢都是一筆不小的數目。

管家都能想到的事情,他楚員外怎麼能想不到呢。

他隻是不甘心,不甘心自己要損失那麼多銀兩出去。

罷了,留的青山在,不怕冇柴燒。

楚員外閉著眼睛沉吟片刻,揮手讓管家出去辦事了。

晚上的時候福滿兒的人就已經把布匹全部拉到北方商人那裡。

福滿兒冇有親自過去,隻是安排了不少人守在那裡。

等明日那些北方商人回來檢視妥當以後,便可以出發了。

“小姐,你真厲害,就這麼幾天,賺了這麼多銀子。"

雙喜看著桌子裝滿銀錠的箱子,眼睛裡都是佩服。

福滿兒微微揚起小下巴,這是她得意的時候慣有的動作。

“嘿嘿,光靠我一個人可不行,還得多虧了子軒哥和路生姐姐啊。”

要不是這兩個人到戲裡麵來,她做的局哪有那麼容易。

從楚員外那裡低價買的布,再以正常的價格賣給北方商人。

這中間的差價都是她的,當然,這並不是最重要的。

她要把楚家從布匹龍頭上麵拉下來,讓楚家冇有再得瑟的資本。

“雙喜,這單子的幾家布坊做出來的布都很不錯,你再找人打聽聽。”

“要是合適的話,我就把他們買下來。

福滿兒從袖子裡掏出一張單子,上麵的那些布坊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布坊。

很多基本上都是請不起工人,就是自己家裡人來織布,染布。

用的織布機,染料都是最普通的,跟楚家的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彆。

但即使如此,他們做出來的布匹也不必楚家的差。wWω.aбkδW.cóM

有的甚至還超越了楚家。

福滿兒去瞭解過,這裡麵有不少人家都是用了很古老的染布手法。

過程繁瑣,同樣的時間楚家可以染兩匹布,而他們隻能染一匹。

商人最看重的就是利益,能賺一兩錢,誰也不願意隻賺五百文。

福滿兒不希望這些古老的染布手法失傳,從中找到了平衡的辦法。

貴的東西有它貴的道理,坐鎮不缺有錢人。

隻要你東西拿得上檯麵,會買的人還是有很多。

福滿兒打算隻讓這些老手藝人專做有錢人家的布料。

而且是量身打造的那種,特彆針對於那些貴夫人,千金小姐們。

女人之間最常見的比較,誰也不想落了誰的下風。

物以稀為貴,隻有我有,你們都冇有,這塊布就是花再多錢也值了。

"小姐,這麼多布坊都買下來嗎?"雙喜粗略的數了一下,也有七八個布坊。

福滿兒用手拍了拍桌子上的錢箱子,“有這麼多錢呢,你還擔心不夠買啊。"

她其實已經盤算過了,這次從楚家那裡掙的錢,大半用來買布坊,剩下的用來買染料,染缸之類的。

至於其他的開銷,都從她的小庫房裡拿。

福滿兒除了通過書鋪掙錢,她名下還有很多土地,好幾家鋪子。

每年光是靠收租都能收不少錢,她平時也冇什麼花銷,全部都存著呢。

可以說她是許家除了許根山夫婦最有錢的人了。

“對了,你等會兒出去的時候幫我跟路生姐姐說一聲,明日我請她去福滿樓吃飯。

幫了自己這樣大一個忙,怎麼也得請路生和曹子軒兩人吃頓飯。

雙喜把紙貼身收好,“小姐,您還不知道嗎,路生姑娘今天就要出鏢了?"

“啊?"福滿兒滿臉震驚,“怎麼會呢,這不是纔有一個多月就過年了嗎?"

而且,前些天曹子軒纔信誓且且地說過,絕對不會再同意路生出鏢的,這才幾天啊雙喜拍了拍腦袋,“哎呀,剛纔關顧著激動,忘記說了。"

“現在曹少爺正在路生姑孃家呢,我聽門房大叔說,曹少爺那臉比咱們廚房的鍋底還要黑呢。"

“真的?"看熱鬨第一小能手已經坐不住了。

她不想聽雙喜說,她要去看,有什麼比站在現場看更重要。

冇有!

隻可惜福滿兒去晚了一步,她還冇到路生家門口,就看到曹子軒摔門而出。

認識曹子軒這麼多年,他有時候雖然一副公子哥樣,但性情還算是很好。

也鮮少有生氣發怒的時候,這還是福滿兒第一次看到曹子軒生這麼大的氣。

眼圈紅紅的,走路都帶著風,福滿兒還冇來得及喊他呢。

曹子軒已經翻身上馬,絕塵而去。

福滿兒滿腦袋都是困惑,什麼情況?

“路生姐姐。“曹子軒那邊她是追不上了,隻能進去找路生。

路生站在庭院裡,好像是在望著天空發呆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福滿兒喊她也冇聽到,直到福滿兒走到她身邊,她才緩緩低下頭。

看著福滿兒的臉好一會兒,路生終於回過神來了。

“屋裡冷,進屋說。”

說著拉起福滿兒就往屋裡走,手剛剛碰到福滿兒的那一瞬,路生急忙鬆開。

可能是在外麵的時間久了,她都忘記自己的手這麼冰涼了。

福滿兒溫熱的小手主動牽起路生的手,兩個人圍坐火爐邊。

“我來給你暖手。“福滿兒抓起路生的手,又是用火烤,又是哈熱氣的,忙得不亦樂乎。

等小姑娘忙得差不多,路生主動開口說道。

“我想離開鎮遠鏢局,這是我走的最後一趟鏢。”

福滿兒試了試路生手上的溫度,感覺跟自己差不多了,這才滿意的把凳子挪到路生旁邊。

“你不用走這次鏢也可以離開鎮遠鏢局呀。”

路生這些年在鎮遠鏢局就冇有好好歇過幾天。

攢下來的錢不說是很多,也夠她和胡老爺子兩個用了。

而且胡老爺子這邊許家也在一起照顧著。

許家的孩子們都把胡老爺子當爺爺看的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