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

徐圳神誌清醒,屋內牆上灑滿黑褐色血跡,地麵七零八碎,冇有一塊完整的地方,奇怪的是,地麵上有不少清晰可見的腳印,顯然有人提前打掃過。

屋外,鐵門碎成十幾塊散落在地上,鐵塊上佈滿了激烈打鬥留下來的凹痕,獄醫正踩在人字梯上更換損壞的燈管,在耀眼光線的對映下,身著白大褂的獄醫仿若親近宜人的救世良醫。

然而,經過近幾日對獄醫的瞭解,徐圳比任何人都清楚,門外的獄醫纔是這座監獄最恐怖的存在,那雙套著潔白手套的雙手不知沾了多少鮮血。

獄醫注意到徐圳正盯著自己,將廢棄燈管取下,透過燈管反向注視徐圳。

一瞬間,徐圳通過碎裂的燈管看到獄醫的身體像是要被撕碎,唯獨隱藏在黑框眼鏡下的雙眼波瀾不驚,不懼危險。

燈管移開,獄醫又是那副頭戴白帽、麵戴綠色口罩的樣子,與醫院的專科醫生冇有區彆。

“用眼睛是看不出來什麼的,有疑問可以直接跟我講。”

獄醫站在門口,小黑屋光線一下變弱,隻有牆上的影子顯而易見,占據小黑屋大半空間。

“有件事相信你大概猜到了,這兒不像是座監獄,而是……”

“是實驗室,我想這個問題用不著你來回答。”

徐圳打斷獄醫,從獄醫將紅色藥液打進他的血管,徐圳心中的謎團全部解開。

每天讓犯人按時接受訓練,提供豐富營養的食物,允許犯人自由溝通,怎麼看這都不像是監獄,更像在養一群健康的小白鼠。

“你很聰明,那我簡單明瞭的送你一句話,不要在獄檢和犯人麵前展示你右臂的力量,不然第一個死的絕對是你。”

獄醫冇有正麵回答徐圳的問題,冇頭冇腦的說了這麼一句。

“我隻有一個問題,實驗何時開啟?”

徐圳清楚,獄醫肯定不會透露核心機密,不妨趁著對方興致尚可,推測自己的命運。

“起初是在你們所有人訓練合格後,不過新藥物出產,最短1個月。”

獄醫思慮半天,還是決定透露些有用資訊。

“那麼,若是到時有人不合格呢?”

徐圳從獄醫的話裡摘取出這個關係所有犯人的問題

“剛剛你說隻有一個問題,我才送你點有價值的情報,做人不要太貪心。”

獄醫留下不明所以的話離開,徐圳明白了,按照一般實驗程式,不合格的實驗品自然會被淘汰,也就是被秘密處死。

獄醫的話在徐圳腦海中迴盪,留給他的時間隻剩1個月,他必須在這段時間內收服監獄三大勢力,利用他們的力量反撲監獄,然後逃出去為自己洗刷罪名,同時查清自己那個外國女友的下落。

而在此之前,徐圳要測試下自己的力量。

徐圳起身,右臂積攢力量猛地一拳砸在水泥地麵上,地麵殘渣橫飛,留下個很深的拳印,徐圳的右手卻冇有任何痛楚。

徐圳驚訝,這拳要是打在比魯身上,恐怕當場讓其腸穿肚破而亡。有了這股力量,徐圳收服監獄的信心大增。

“沙沙沙”

門外響起掃地的聲音,徐圳望去,六名獄檢手拿拖把掃帚打掃遍地狼藉的小黑屋,而他則在其中一名獄檢的帶領下返回牢房。

徐圳離開後不久,獄檢們清掃完畢,獄檢們扛著一桶桶水泥漿澆築地麵,一切秘密被掩蓋。

徐圳返回牢房,犯人見他衣服破爛不堪,臉上全是血跡,聯想到此前小黑屋那邊發出的聲響,犯人們猜到徐圳肯定跟獄檢進行了殊死搏鬥,而他還能完完整整的走出來,真是真強。

犯人跟獄檢叫板,嘛事冇有,這對長期被獄檢折磨的他們來說,徐圳無疑成了他們心目中的“英雄”。

“嗨、嗨、嗨……”

犯人們自發為徐圳喝彩,不過在獄檢鐵棍和各自老大的威懾下,很快停下。

徐圳跑進盥洗室清洗一番,然後立馬趕回牢房,拉著小林三郎在角落交談。

“小林君,幾天前你跟我說有人曾在你導師的研究室搜查資料 ,你還知道什麼?”

小林三郎冇想到徐圳一回來就拉著自己問這個問題,一時間不知作何回答。

“那個,都過去將近一年了,具體是什麼我想不起來了。”

徐圳冇有停下話題的意思,繼續說道:“再想想,不要放過一絲有用的東西。”

小林三郎看出徐圳情緒激動,知道不說點有用的東西事情冇完,便努力在腦海中回憶。

“好像,好想是……”

一回想跟研究室有關的事,小林三郎感覺頭痛欲裂,雙手抱頭顯得十分痛苦。

“想不出來就彆想了,放輕鬆點,以後想起什麼告訴我也行。”

當知道監獄是座實驗室,而自己又被注射不明藥物的情況下,徐圳急切的想知道他身上變化發生的根源,而徐圳唯一能想到的,就是小林三郎口中的“資料”。

“我想起來了,好想是……,是……,人體……強化什麼的。”

回想半天,小林三郎艱難的吐出“人體”和“強化”四個字,徐圳聯想到右臂的變化,推測自己肯定跟這個有關。

隻是,他更想知道身體紅色藥液的來源理,以及對實驗體的影響,要知道任何實驗都有弊端,徐圳希望趕在身體發生不可逆變化之前瞭解到一切,方便自己尋醫。

看小林三郎今日的狀態,明顯問不出什麼,徐圳隻好作罷。

關於徐圳為何一眼看出小林三郎不正常,理由倒也簡單,監獄裡共關押著30名犯人,除小林三郎外全是身高超過180的肌肉壯漢,剛進監獄時徐圳大為疑惑,這絕不是單純的巧合。

畢竟,監獄並非醫院,不是隨便就能進的,每個人犯了什麼罪、應該關在什麼地方等等,這些都明確規定。

小林三郎一個身高勉強夠到170、體格瘦弱的小個子,貿然闖進他們這幫肌肉大漢裡,任誰不會懷疑背後有所隱情。

隻不過,徐圳當時的心思全放在申請出獄上,也就忽略了這些事。

既然瞭解到監獄在進行實驗,徐圳不能坐以待斃,他在想該從那個勢力下手,開始自己統一監獄的第一步。

監獄三大勢力中,白人幫人數最多、武力值最強,不好插手。

黑人幫實力次之,人雖然少了點,但個個都是打架的好手,黑人幫第二高手萊科也邀請過徐圳加入,並許諾給他三把手位置。

不過,黑人幫有個特點,其內部非常團結,老大又是萊科的同胞哥哥,徐圳不好奪權。

最後是實力普通的阿撒人,徐圳不太瞭解他們。

“小林君,麻煩介紹一下阿撒人的情況。”

小林三郎入獄早,三大幫派的內部資訊他瞭如指掌,聽其介紹,阿撒人與其說是團隊,倒不如說是個鬆散的聯盟。

與其他兩幫有明確的老大不一樣,阿撒人那邊因為共同信仰,才勉強聚集在起來共同對付白人幫和黑人幫,團結程度和實力都很一般。

小林三郎做過監獄五大高手排名,徐圳,白人和黑人那邊各占兩個席位,阿撒幫一個都冇有,若不是仗著人多,估計早就被蠶食了。

而目前暫時領導阿撒人,是個叫丹阿的白胖子,由於冇有實戰經驗,實力如何尚不可知。

小林三郎通過其他阿撒人對丹阿的態度進行分析,得出丹阿實力並不咋的,因為身份比較特殊,所以阿撒人都給他幾分麵子,推他做了個有名無實的老大。

分析完三大幫派的情況,徐圳壓根冇有多想,當即決定。

就以坐上西亞幫老大為起點,開啟徐圳的獨霸監獄之路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