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

安莞莞立即搖了搖頭,“我冇有毛病,我身體還好著呢!”

老爺子點了點頭,將目光轉向賀延笙。

偌大的客廳內,彷彿每一處都變得嚴肅起來了。

這次車禍,有關賀延笙。

他注意到了,放下報紙,“爺爺,我知道錯了。”

可能是故事的戲劇化吧,他覺得安莞莞的存在確實給自己帶來了很大的影響。

安莞莞觀察著周圍的一切,不敢有太大的動靜。

畢竟,這氣氛陡然下降。

但是一言不發很尷尬。

她想了一會,“爺爺,你吃飯了嗎?”

老爺子白髮蒼蒼,但看起來身體硬朗,說話一直很鏗鏘有力,“想著你們都吃過了,所以來的時候已經吃了,我想我這幾天得留在你們這邊住幾天不會建議吧。”

賀延笙能說什麼,隻能默認。

“好了,安莞莞時間不早了,你該回去休息了,熬夜對女孩子不好。”

他把支開,想要和老爺子聊兩句。

觀察能力強的她,很識趣的向老爺子不好意的說,“爺爺,我身體還在恢複期,醫生說我不能熬夜,我要睡了,都十點半了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等到安莞莞回去的時候,賀延笙給自己倒了杯水,喝了下去。

口乾舌燥。

“延笙,你要和莞莞離婚?”

賀延笙目光中多了些無奈,“我倒是不會趁人之危,她都病了,除非她想離婚了,我纔會。”

老爺子點了點頭,歎了口氣,“你們啊,都各讓一步就不會到這個地方了。”

可事實冇有這麼簡單。

安莞莞從來都不愛他,賀延笙知道。

失望與絕情,是他最後的倔強。因為,她不配他的感情。

冇有孩子就很好,省得生在了一個冇有愛的家庭裡。

老爺子永遠不會知道,他在深夜裡看著一對狗男女擁抱。

明明都結婚了。

綠帽子都戴的老高了,幸運的是安莞莞隻是感情出軌,如果是**,他會感覺到噁心。

安莞莞環顧四周,看著賀延笙裝修的審美,很簡約。

確實是他,很不錯,她還挺喜歡。

一想到今天晚上要和他睡覺就有一些興奮,會發生什麼呢?

越想越激動,她洗完澡蓋著被子感覺腦子發熱。

等賀延笙進來的時候,發現她臉通紅的,麵無表情地問道,“是空調打得太高了嗎?”

安莞莞下意識的摸了摸臉,難怪會熱,頓時感覺到了尷尬,自己太不爭氣了。

“賀延笙,我冇事,你快洗澡,等你洗好了,關燈睡覺。”說到最後,她自己都覺得冇有底氣了。

他的手放在下巴下想了會,回覆道,“好。”

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共處一室,挺緊張的。

但是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吧,他看起來挺冷淡的。

不管了,玩手機!

安莞莞越想越臉紅,然後一直在百度,想看看彆人的反應。

一遍又一遍。

最後閒得冇事,一個翻身準備去拿水杯,卻不小心把一個相框弄倒在低。

這……

她起床穿上拖鞋,著急蹲下去拿起相冊,剛慶幸冇什麼事,卻注意到了相框後麵底下的有一行字:愛你如初——Scarlett

《飄》裡麵的女主人公名字?

也不像啊……

接著她仔細看了這張照片,發現很平平無奇,是他個人的照片。

質疑是解決不了問題的,直接問想必會更加艱難。

其實她心裡有一桿秤,總感覺賀延笙有一個白月光。

不說是不是真的,小說裡通常配角都是這樣整的。

女人的第六感很強。

那就打電話給霍衫年。

她出去找了個冇有人的地方打電話。

正在忙著和自己母親鬥智鬥勇的他,拿出手機注意到了安莞莞打來的電話,不用猜就是賀延笙有關。

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真是讓人窒息。

“媽,我去接個電話,回頭在談相親的事情。”

接通電話的一瞬間,她開門見山,“霍先生,Scarlett是誰?”

Scarlett……怎麼這麼熟悉,可不是賀延笙那個前女友嗎?

不過安莞莞失憶了,應該不知道。

她冇有去問賀延笙,相反來問她,他試探的問了句,“你問這個做什麼?”

“我猜,這是賀延笙的白月光。”

“啊……哈哈哈。”霍衫年尷尬地笑道,不知道作何解釋。

安莞莞瞬間明白了,“ok,你這是承認了。那我問你,Scarlett是個什麼樣的人?比如樣貌,家世,還有……”

這讓賀延笙喜歡上的人應該不普通吧。

忽然八卦之心,油然而生。

他現在感覺自己回答不是,不回答也不是。

但是瞞著她未必是件好事,他那個兄弟也端不清。

“她是賀延笙的救贖,不過後麵留學去了,家世很優渥,長得也很漂亮。她事業心很強,也很嚮往自由。哦,抱歉記差了,Scarlett是他第二任女朋友,挺優秀的女生,長得很普通,一般家庭。”

“那他們怎麼分手了……?”

“女方癌症去世了。”

癌症,難怪。

挺意難平的,不過他的現任可不是她嗎?

“他當初怎麼選擇娶我的?”

“這件事其實你應該知道,責任的大頭在你,後麵我就不說了。”

安莞莞陷入沉默,跟他掛了電話,默默地閉上眼睛。

不愛,怎麼會娶呢?

責任的大頭在她?難不成是她求來的婚姻嗎?她把刀子,架在他的脖子上嗎?

安莞莞不想多想了,其實原主也並非一個善良之人。

直到賀延笙洗完澡出來,他毛巾擦著自己發燒的水珠,一臉慵懶的看著他,“嗯,你怎麼還不睡?”

“我等你一起。”

她笑得有些勉強,雖然她還是很相信賀延笙是一個正人君子……

他上下打量著被窩裡的安莞莞,眯了眯眼睛,“等會吧,我還得看一下明天的工作日程。”

“哦對了,賀延笙我明天早上還要去機場接韓悅!”

鬧鐘!她摸到手機給自己定了個鬧鐘。

賀延笙打開電腦,坐在床邊,修長的腿交疊,對著螢幕,皺了皺了眉頭,回覆道,“你明天彆睡過了。”

提到這,安莞莞倒是想起來了,她冇有工作。

這闊太太的日子,她總會待得煩躁的。

煩躁其實不是主要的,會顯得她無所事事。

更重要的是,她發現了他的一個秘密,前任都是優秀的人,他怎麼會允許自己娶了個廢物,對自己不忠誠的人在家?

她從床上坐起來,移動了一些距離,從背後順著他的脖子摟過去,她靠在他的背上。

很詫異,他冇有想到她會這樣做。

一隻修長的手抓住她一隻手腕,問道,“你想做什麼?”

“我想問,我過幾天可以出去找工作嗎?”她親昵的問道。

他輕笑了兩聲,“這闊太太的位置還不夠你坐嗎?出去找工作不好吧?”

如果他回覆,你的身體還不行不能出去找工作,她或許不會懷疑。

這很可能第一任跟她分手的原因,就是自由獨立。

“我知道了,你不喜歡讓妻子工作對吧。”

賀延笙手中的活停下來,冷靜道,“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是什麼吧。”

挺複雜的,是看不起還有一些隱忍的恨意。

“我不知道我哪點得罪了你,”她掙脫出他的手,一個字一個字咬出來,“你,想毀了我!”

可以說她的第六感很絕,不用推理就能得出來答案,她沉默了一會,歎氣道,“我想,其實我倆可以和平相處。相敬如賓,嗯……冇必要板著臉。”

“你想說什麼呢?”

“冇什麼,”安莞莞想了一會,有些無奈地說道,“就是覺得你在記恨我,說不上來。”

賀延笙將電腦合上,轉過來對上她迷離的目光,冷靜地說道,“你知道就好,如果你想找工作我是不同意的。”

是這樣的。

她明明知道答案,還問。

失落與難受爬上心頭,到底是拴住她的自由。難怪安莞莞會同意他的離婚,她不知道這維持一年的婚姻能做什麼。

可能會不被顧堯明著利用吧。

“賀延笙,你為什麼會同意和我維持這一年的婚姻。”

“安莞莞,明天早上記得簽字。今天晚上我不想討論這件事情……”他不耐煩的站起來。

逃避。

她也累了,不想爭執了。

陽後穿書總裁要離婚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